交通信号灯配时科学化人性化

- 2016-03-11 -

   交通信号灯配时工作不仅关系到道路通行效益,而且事关百姓行车走路的切身利益。为了让老百姓行得方便、过得安全,针对交通信号配时、标志标线等交通安全设施存在的“重机动车、轻行人和非机动车,重主干道、轻次干道和支小路,重核心区域、轻外围区域,重市政道路、轻施工道路”等问题,连日来,全国各地交管部门积极行动,协调联动多部门、发动群众听取意见建议、调动全警力量、联合媒体,开展了对交通信号配时、标志标线等的排查整改大行动。本期“热点聚焦”回望交管部门近期在交通信号灯配时方面所做的艰辛努力,期待公众关心参与道路交通管理各项工作。

多地发动群众“吐槽”并调整不合理交通信号灯
杭州一交警一手掐秒表,一手推测距仪排查不合理信号灯。杜云龙 摄
多地发动群众“吐槽”并调整不合理交通信号灯
山西运城民警对红绿灯实施排查。葛崇收 摄
多地发动群众“吐槽”并调整不合理交通信号灯
福州市公安局仓山分局全面排查不合理交通信号标志。张宁 摄

  “以前这里老出事故,一过马路就胆战心惊,现在好了,终于有了红绿灯,过马路再不用犯难了。”

  6月17日,家住河北省保定市南市区樊庄村59岁的村民关大妈站在村南堤口与东二环路交叉口正准备过马路,面对路口刚刚设置的红绿灯,高兴地对记者说。
  对于城市里十字路口交通信号灯的变化,北京市民朱女士深有同感:“以前横过白云路,绿灯时间只有10秒,过马路得疾步快走,甚至小跑步,行动慢的老年人根本过不去,现在时间延长到20秒了,过马路就从容多了。”在西城区白云路与白云观街北里的交叉口,朱女士边过马路边对记者说。
  连日来,为了营造文明出行的交通环境,全国各地纷纷开始治理“中国式过马路”,各地紧扣群众交通出行需求,一场围绕交通信号灯等交通安全设施的大排查、大整改行动,在全国各大中城市全面展开。据了解,为改变城市路口的交通秩序,各地交管部门以人为本,完善行人过马路的交通设施,科学优化行人过街信号配时,努力在行人等候的“上限”和安全通过的“下限”之间、机动车和行人之间、路口通行各个方向之间寻找最佳的平衡点,综合提高通行效益。

上路体验 反复论证

调整信号灯配时,平衡人、车路权
  “问题的根源就是红绿灯的调整没有根据实际出发。”前不久,海口市因调整34个路口交通信号灯放行方式而引发部分路段交通拥堵,海口市的出租车司机高师傅如是说,“有的时候,别的车道车流量小,甚至根本没有多少车,但也要等那么长时间,跟实际不符嘛。”而海口公交车司机李勇亮则表示:“太突然了,事先都不知道,调整方式也是‘一刀切’,根本没有考虑各个路口的实际情况,怎么可能不出问题呢?”
  作为海口市为消除“中国式过马路”现象而采取的重要措施之一,34个路口的“热身”措施甫出便引发喊“堵”声和舆论诟病是管理者始料不及的。海口市交管部门对此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,消除了拥堵,并且在6月19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表示,对此次反映出来的问题,海口交警虚心接受批评并逐条改进,每一个改进都将进行论证,不会再发生没有论证好就开始实行的问题。
  对于海口交管部门的积极态度,市民给予了肯定,但此事引发的思考却在继续。红绿灯虽小,却事关每一个交通参与者的利益,一项事关公共利益的措施调整,尤其是交通这样的系统工程,从制定到实施来不得半点随意。
  “路口的红绿灯配时是门大学问。”杭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科研所计算机通信管理科副科长富彬华说,红绿灯设置既要微观考虑单个路口,也要宏观考虑整条道路或周边区域的相互配合。为此,杭州交警支队研究建立了专门的排查工作机制,支队党委成员分片包干,各大队一把手作为本辖区信号灯管理的第一责任人,同时将信号灯管理作为日常交警执勤的重要工作,纳入绩效考核。各大队、中队、警组层层抓落实,对每个路口岗位属性、信号灯相位、人行道长度、勤务安排、交通设施、配时方案等要素,全面排查、登记,建立“一口一档案”,并统筹道路、区域的关联性,对信号配时制定“一路一方案”。支队还成立工作专班,专职负责全市交通信号灯管理工作。确保排查工作“一个不漏,个个精确”。
  而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的科技民警则着便装对中心城区150处重点示范路口进行了逐一细致排查,作为普通行人现场体验所有路口各个方向的过街时间,测试绿灯时间能否满足行人安全通过路口,并对每个路口的行人过街安全设施、违法过街人数、机动车避让行人情况等进行认真统计。在全面梳理、分析路口现状基础上,实施优化调整,并重点在医院、学校周边路口,开展针对老人、病人、小孩等特殊群体的专项配时优化工作,确保各路口交通信号配时科学合理。
  杭州市公安局副局长、交警支队支队长乐华表示:“根治 ‘中国式过马路’,不仅需要通过严管重罚,使交通参与者不敢违法;通过宣传教育,使交通参与者不想违法。更需要完善交通标志设施、优化信号灯配置、增设隔离护栏,还需从城市建设规划的高度,考虑便民需求,通过综合治理,解决好路权冲突。”

尊重民意 借助民力

发动群众“吐槽”不合理信号灯

  “番禺南浦大桥两头都应在上下班高峰期引流分流,桥太窄,老堵车,特别是没有红绿灯的那一侧!”7月3日,网友 “苏菲和加菲”对广州交警反映。网友的“曝料”很快得到广州交警的回复:“谢谢反映情况,我们将协同番禺相关部门到现场调研,如情况属实且条件适合,我们会纳入下一步建设计划统筹安排。”
  “喂,滨湖路交叉路口的红绿灯不亮啦,快点来修一下……”近日,湖南常德122接处警电话接到市区交通信号灯损坏的投诉后,交管部门立即通知有关单位人员及时进行了维修。常德市交警在开展日常排查维护的同时,通过媒体和微博呼吁广大市民通过122接处警热线、交警官方微博等向交警部门反映交通安全设施的异常情况。
  针对信号灯、标志标线等交通安全设施存在的各种问题,各地都建立了信号灯排查治理公众参与制度。杭州交警部门联合媒体开展“交通信号优化我有话说”活动,还邀请记者、市民实地体验,组织专家现场“评说”,宣传普及信号配时常识,更好地推进排查整改工作;针对《保定日报》刊登《“吃人”路口10多年盼不来红绿灯》的报道,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立即对相关情况进行调研,组织人员到现场实地勘查,交警部门与建设单位共同研究制定建设方案,使得樊庄村南堤口交通信号灯于日前安装到位;7月1日起至19日,广州交警联合广州日报等媒体开展主题为”出行安全亲民月“系列活动。此次活动主要有 “交警蜀黍请你来找茬”、“自拍我在等红灯”等系列内容,广州交警官方微博将连续3周征集市民对交通安全设施及交通管理方面的意见和建议,被广州交警官方微博选中转发的参加者,活动主办方将予以奖励。
  为了便于市民监督,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在加强交通信号灯管理上更是亮出新招——公布交通信号灯的信息编号牌,全市192个路口、624个信号灯的“身份证”在6月20日前已全部安装完毕。“市民认为红绿灯配时不合理的,设置不合理的,都可以拨打交警支队长热线:2603000进行咨询和反映,交警会根据建议实地勘查,确定是否需要调整。”柳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设施疏导大队大队长谢辉航表示。北京交管部门则针对市民的意见建议建立起接报相关信息24小时内完成调研、排查与整改的长效工作机制,确保有媒体关注的声音,就有民警工作的回应。
 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在日前召开的“畅通省城”建议意见交办人大代表现场督办工作会上,则对有关信号灯、标志标线等交通设施整改事项不仅公布了督办的人大代表名单,也明确了具体的责任单位和落实单位以及责任人。

群策群力 齐抓共管

我站岗、我尽责、我发现、我解决

  广大交警每天身处交管一线,对路面交通问题最有发言权。
  为激发全警智慧与责任心,杭州交管部门开展了 “我站岗、我尽责、我发现、我解决”活动,民警在工作中主动发现、研究、改进、解决交通信号配时等方面的问题,发掘、总结、提炼基层创新工作思路和方法,推广以基层民警姓名命名的工作法,形成了群策群力、齐抓共管的良好氛围。据了解,杭州支队成立专门课题组,在市区5个主城区各选一个路口,按照“因地制宜、精益求精”的原则,吸纳了5位基层民警初步设计的方案,通过评审并进行试点,成功后将在全市范围推广应用。
  一线执勤民警最清楚自己管辖路段的车流、人流情况。“顾了人就顾不了车。”很多民警对记者表示,这是很多城市交通管理面临的最大问题,只能在现有条件下取得一个相对平衡:一个路口有这么多车和这么多人要走,而时间分配就这么多,如果给车行的时间多了,给人行的时间就少,反之亦然。每个路口的信号灯配时除了车流、人流外,都有高峰时段、平峰时段以及白天夜间等方方面面的考量。
  “要让民警的脑子动起来,不光能干,而且会干。”北京市交管局局长张兵表示。北京交管部门鼓励基层大胆创新,据介绍,今年以来,北京市交管局全体交警共提出了318条缓堵保畅对策,根据这些建议,逐一出台了交通优化方案、标志设施完善、道路工程改造等综合治理方案,累计增设护栏4292米、标志93套。广西各级交警部门也发动全体交警开展“我站岗、我发现、我改进”活动,据悉,各交警支队在6月15日之前,已组织有关专家会同交警、包路领导一起对本地区所有的交通信号灯设置、配时情况进行了一次全面排查,将不符合标准、不符合实际、群众有意见的信号灯及配时问题逐一列出,提出整改措施,定时间、定措施、定责任,由大队领导、管段民警分别签字以示负责。

体制不顺 产权不明

交通信号灯管理背后的尴尬
  5月17日中午,柳州市交警在市区道路拦停检查一辆走禁行的该市照明管理处车辆,并扣留驾驶人行驶证,遭照明管理处工作人员以拉闸交通信号灯威胁。随后市区最繁忙路口交通信号灯突然停电,至该路段高峰时段交通瘫痪。事件经媒体曝光后,虽然相关当事人都被追究了责任,但该事件也暴露出交通信号灯“失亮”背后公共管理的缺失。
  交通信号灯作为城市公共设施,涉及市政建设、城管、交通运输、电力、公安交管等多个部门,但信号灯的产权问题至今仍不明确。据了解,目前,许多城市交通信号灯都是在道路建设时配备安装的,道路开通后,交通信号灯即移交给公安交管部门管理,而这些信号灯都是各个厂家经过招投标后建设安装的。“柳州市目前的信号灯品牌就有10多个,每次调整配时都要联系不同的厂家,比较麻烦。”柳州市交管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。
  很多交警表示,由于信号灯出自不同厂家,品牌不一,信号灯的标准也不统一,造成信号灯制式、高度、角度、配时等也都不同。因此,需要理顺行政管理体制,理清各部门的公共管理职能,才能解决信号灯“失亮”等诸多问题。
据了解,杭州交警部门通过此次排查,将原先未纳入管理重点的施工道路、园区道路、非市政道路上的交通信号灯配时工作,全部由交警支队控制并负责调配。同时,积极向属地党委、政府汇报,联络业主单位,落实责任、明晰分工,理顺了管理体制,信号灯的日常运行维护有了保障。

相关新闻

相关产品